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试管取卵_试管取卵流程_365国际助孕中心

当前位置: 主页 > 助孕价格 >

也是一位来自北京市昌平区的援藏干部

时间:2019-09-20 22:3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9月14日,拉萨市尼木县特色民俗展示体验中心。尼木县是拉萨市经济收入最低的县城,该特色民俗展示体验中心可以把当地特产、风物打造成标准化产品。A08-A09版图片/新京报记者 倪伟

  9月14日,拉萨市尼木县特色民俗展示体验中心。尼木县是拉萨市经济收入最低的县城,该特色民俗展示体验中心可以把当地特产、风物打造成标准化产品。A08-A09版图片/新京报记者 倪伟 摄

  9月13日,贫困户在拉萨堆龙德庆区岗吉村绵羊养殖场工作。养殖场使当地贫困家庭收入翻了几番。

  9月14日,北京援藏医生、拉萨市人民医院ICU科室主任陈光强(右)在为患者检查。

  截至2018年,北京援藏已经走过24个年头。近2年多来援藏的中心工作,无疑是帮助藏区脱贫攻坚。

  今年9月底,经报请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同意,拉萨市全部区县实现脱贫摘帽,其中城关区、堆龙德庆区、尼木县、当雄县“两区两县”为北京市对口支援地区。

  拉萨市成为全国第一个整体脱贫的“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地区地级市,也是北京市第一个整体脱贫的对口支援地区。

  对口支援拉萨扶贫攻坚中,北京的焦点投向产业扶贫,发展产业也成为一线援藏干部最焦心的问题。在青藏高原上,上演了一幕幕“书记卖水”、牦牛改良、高原种桃的努力。

  这水来自平均海拔4300米以上的拉萨市当雄县,属于弱碱性低氘小分子团水,矿物质含量低,入口甘甜清冽。取名纳措琼母,意思是来自纳木错的水。

  王猛是当雄县委副书记、纳措琼母“一号推销员”,也是一位来自北京市昌平区的援藏干部。

  王猛卖出第一批水,是在拉萨宿舍附近的超市。他常去那里买东西,有一次就跟店长推销,免费送5箱水,试探一下消费者的认可度。结果,这家超市2周卖出了180箱纳措琼母。

  他去朋友单位做客,搬去5箱水请他们尝尝,结果对方还没喝完就预订了500箱。

  “5箱换500箱”的“策略”,王猛屡试不爽,并且变换着广告语:为部队送水,是“最好的水送给最可爱的人”;为北京送水,就是“西藏好水回报北京援藏”。

  “这是花心思最多的一个产业扶贫项目,想尽了一切办法想把产品推广营销出去。”王猛感慨。

  北京对口支援拉萨的两区两县(城关区、堆龙德庆区、尼木县、当雄县),当雄最偏远、海拔最高,王猛戏称全年只有两个季节:一个是冬季,一个是“大约在冬季”。这是拉萨唯一的纯牧业县,传统产业除了牧业就是旅游业——“圣湖”纳木错就在当雄。

  王猛则发现了第三个产业——饮用水。当雄水好,著名的5100西藏冰川矿泉水水源地就在当雄。但王猛认为,当雄的水应该能比当下市场上的水更好喝、更健康。

  当雄投资1.2亿元,其中2000多万元为援藏资金,将世界领先的法国西得乐生产线搬上高原,用好技术加工好水。水厂今年6月投产,预计今年能实现3万吨销量,最高产能则能达到每年35万吨,这尚需市场的开拓。

  而截至目前,水厂的扶贫效应已经显现,不仅吸收了当地19个大学毕业生和贫困户就业,其收益还让297个贫困家庭得以增收。未来,农村的4种“珍贵”野味图3吃了可助!工厂将需要保洁、保安、装卸工等,这些岗位都将优先向低收入家庭倾斜。

  同时,当雄畜牧业也迎来全面提升。当雄投资5000万元建立了净土牧场,投资300万元与中国肉类研究中心建立牦牛标准化体系,又耗资500万元进行牦牛改良。

  当地牧民可以以牛入股,由净土公司育肥,并建立现代化屠宰场,生产健康卫生的牦牛肉,打出“当雄牦牛肉”品牌。牧场既能为当地牧民创造就业,又能将一批年轻人从放牧中解放出来,进城发展。

  王猛书记卖水,是北京市推动产业扶贫的缩影,他已经是北京派出的第八批援藏干部。

  北京市援藏是从1994年开始的,至今累计投入援藏资金约44.7亿元,实施554个项目,选派援藏干部人才788人次。而2006年启动的第八批援藏,正赶上扶贫攻坚,北京将援藏资金向深度贫困镇村倾斜、向建档立卡贫困户倾斜,80%以上援藏资金用于精准扶贫。

  2016年以来,北京支援拉萨项目带动建档立卡贫困户4771户、18710人脱贫。这其中,北京向产业扶贫项目聚焦,开拓产业也成为奋斗在一线的援藏干部最焦心的问题。

  两年多来,北京市在拉萨落地的产业项目已有42个。在北京支持下,城关区定位“高原奶都”,实施投资2.97亿元的嘎巴生态牧场项目和估算投资3.06亿元的乳制品加工厂项目,解决困难群众就业330名,为1030名建档立卡脱贫户和跨县区2490名建档立卡户人均分红增收620元。

  国家级贫困县尼木县因产业结构单一,经济总量处于拉萨市末位。北京市投入1.31亿元实施了尼木藏鸡原种保护及养殖、藏鸡标准化养殖等项目,参与群众每年每户可增收1.6万元。

  在拉萨城市副中心堆龙德庆区,北京援助其深度挖掘天然饮用水、藏药等优质资源,发展净土健康产业,并结合综合物流区建设,大力发展商贸物流产业。

  北京援建的现代设施农业示范园在羊达乡落地后,直接吸纳130余名贫困群众就业,累计有200余名贫困群众学习种养殖培训,辐射带动作用明显。

  “十三五”以来,北京先后派出393名援藏干部人才,这些干部人才,就像一台台引擎,还带动了北京市大量社会资源进入拉萨,落地产业项目。

  北京市扶贫援合办主任马新明说,第八批援藏干部入藏以来,会同北京市国资委和北京市投资促进局组织动员北京企业到拉萨投资兴业,已有近百家在拉萨落户。如北控清洁能源集团投资的西藏嘉天羊易光伏电站储能项目,去年12月并网运行;北京二商集团所属十余家企业与拉萨开展合作,在京开设11家拉萨特色产品专卖店。2018年拉萨在京招商引资已经签约51个项目,总投资148.79亿元。

  来自海淀区的北京援藏干部、堆龙德庆区副区长董智航专程拉来位于海淀的北大资源集团,与堆龙德庆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投资建设西藏新产业。

  “没有产业为抓手,钱投下去没效果。通过产业合作和灵活机制,投资就不是问题了。”董智航说。

  9月13日,堆龙德庆区马乡岗吉村国道旁的一处山地上,绵羊成群。几位藏族牧民在养殖场里照料着这些藏绵羊,他们生活得到改观,全仰仗这些羊只。

  这片养殖场里目前养着1200多只羊,预计今年羊肉和羊毛收入能达到50万元左右。依靠平整土地后引入藏绵羊产业,去年村里建档立卡贫困户人均年收入就达到了8700元,远超国家脱贫线元年收入脱贫线。

  岗吉村是附近地区基础条件最差的村落,几乎没有一片平整的土地,优势自然资源只有花岗岩。村民巴桑一家8口,原先家里种些青稞,三个有劳动能力的成员从事生态补偿岗位,每人年收入3500元。弟弟在江苏上大学,前几年生活费都要东拼西凑。

  养殖场建起来以后,巴桑被安排在这里工作,每月工资3500元,全家年收入因此翻了好几番。“现在生活不拮据了,孩子的生活好多了”。

  在尼木县卡如乡,一片来自北京平谷的桃林去年带来了35万元收入。尼木种桃的想法出自援藏干部、尼木县委常务副书记赵金祥,他正是来自以大桃产业闻名的北京市平谷区。

  卡如乡党委书记王庆国告诉记者,村里目前种了1万多棵桃树、2万多棵核桃树,以及萝卜等适宜生长的蔬菜。村里为此建起了农业合作社,负责90亩田地的耕耘。王庆国算了一笔账,按最低产量预计,平谷大桃每年亩产500斤,每亩利润1.5万元,而以前种青稞、白菜,每亩利润仅七八百元。

  尼木种蔬菜意义还不止在于经济。原先尼木蔬果都仰赖外地,大量来自四川、重庆。唐古拉山国道一堵车,拉萨菜价就噌噌涨,2元一斤立刻涨到五六元。而现在合作社田地里的西葫芦、萝卜、土豆等蔬菜,已经能够满足尼木县的消费,量大以后还可以供应拉萨。

  据拉萨市副市长扎西白珍介绍,拉萨市精准脱贫的六项措施里,首要的就是以业脱贫,其次才是以迁脱贫、以补脱贫等方式,“每个搬迁安置点都要有配套产业,每户贫困户都有一人参与产业发展就业”。

  除了开拓大规模的产业,为贫困户提供就业和分红,一些针对家庭的“微产业”也被精心设计出来。

  堆龙德庆区新开发的大型文旅园区“德吉藏家”里,将安置100户、408名异地搬迁贫困户,每一家贫困户都分到了一套漂亮的二层独栋小楼。在德吉藏家园区里,这些小楼被鼓励开设成民宿,一楼用来自家居住,二楼用来接待旅客,实现在家就业。目前一期安置户已有15户开设民宿,提供40间客房,旺季入住率达80%。

  在卡如乡,七旬老人次仁桑珠和爱人因长于酿青稞酒而闻名,尼木域上和美乡村文化旅游有限公司便为他们打造了“老阿妈青稞酒坊”品牌,将家里开辟出一片接待游客的游览区,统一管理,并支付房屋经营权费用,游客可以去酒坊观看老人家酿酒并购买。

  在精准扶贫这“最后一公里”,也是最难走的一公里,北京与拉萨合作,以一米一米的精度突破。

  相比于为贫困户发展产业,同样困难的是转变藏族农牧民的思想。当地人民对于贫困的认知与外界不尽相同,很多牧民家里养着几十头牦牛,每只价格不菲。但老牧民对牦牛惜杀惜售、感情很深,并没有用作改善经济。同样,动员部分偏居边远的牧民放弃故居异地搬迁,也往往需要做大量思想工作。

  来自北京的援藏干部在藏区跋山涉水,考察产业,输卵管堵塞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堵塞!走访贫困户,身心都承担着不小的压力。“区里130多个经济项目,每个都去过现场,很快心脏病、高血压、痛风等毛病全来了。”北京援藏干部、堆龙德庆区委副书记赵涛说。

  “尼木穷,当雄苦”,拉萨城区海拔3600多米,当雄则达到4300米。短期旅游的人们可能身体并无大恙,豁免于“高原反应”,但内地人长期在藏,几乎渐渐都会受到“内伤”。9月里,尼木县3名援藏干部,有两位都病倒了。

  从长远计,藏区脱贫摘帽、斩断穷根,还需提升人的能力。依靠组团式医疗和教育援藏,北京努力帮助藏族同胞培养更好的人才。

  很难想象,一所地级市最好的医院,竟没有ICU。ICU的欠缺,不仅是少了一个科室,由于这道坚强防线的空白,很多危重病人医院便不敢收、不敢动手术。

  2017年5月,拉萨市人民医院开始创设ICU,不久之后,天坛医院ICU科室的陈光强医生前来援藏,成为ICU科两位主任之一。他来之后,健全了ICU的专业设备,一步步指导同事操作,不仅教医生治疗,还教护士护理,因为ICU的特点是“三分治疗、七分看护”。

  陈光强觉得,这样一个科室的成立,通过挽救病情可逆的病人,甚至能提高拉萨人口的平均寿命。藏区平均寿命偏低,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年轻死者偏多,例如因孕高症去世的产妇。

  室里的十几位医生护士都是由其他科室调来的,无一人拥有ICU专业知识。“陈主任就是启蒙老师,手把手教。”ICU副主任强巴德吉说,陈光强是援藏医生中最辛苦的一位,每当夜里转来危重病人,陈光强都要立刻赶到。

  “医生本来就是没有时间点的,ICU医生更是,总是在跟死神抢时间。”陈光强摇摇头,“没得说。”

  一年多以来,年轻的ICU科室成功收治170多名病人,15面锦旗挂满墙面。这时陈光强一年援藏也到期了,但让他没想到的是,ICU的同事们联名给院里写了一封信,强烈挽留他再留一年,夯实ICU科室的能力。俄罗斯试管婴儿找助孕妈妈。陈光强先是惊讶,后是欣慰,“我内心也很喜欢他们,他们愿学、可教。”

  检验科的文洪林主任也被同事们多留了一年。文洪林为拉萨市人民医院补足了很多检验项目,以前要送到外院甚至内地求助的检验项目,如今在院内就可以操作。文洪林是陈光强可靠的伙伴,因为检验准不准确将决定ICU采取的治疗手段是否有效。组团式医疗援藏的意义从中可见一斑。

  “这些医生被挽留让我很意外,这说明全科看到了他们带领的成效,也能看出他们的敬业精神和个人风范。”北京援藏干部、拉萨市人民医院院长邓明卓评价。

  据邓明卓介绍,2015年以来,友谊医院牵头的北京22家“三甲”医院帮助拉萨市人民医院新建了12个学科,建章立制30多项,成功助其“创三甲”。同时,仅第四批60余名援藏医生便带了140多名徒弟,北京还每年组织10批、100多名拉萨医生前往北京培训,经过几年全部轮训一遍。

  依托“组团式”医疗团队,北京还开展起“健康扶贫拉萨行”,实施高原性疾病筛查、手术及义诊等活动,筛查了白内障、膝关节病患者758人,对符合手术条件的建档立卡户和低保户患者进行了手术。

  成建制教育援藏也取得了显著成果。2014年,北京投资援建拉萨北京实验中学,选派教师组团式教育援藏。学校从零起步,2017年便实现高考上线%,多名藏族学生考入清华、复旦等国内一流大学。

  北京援藏教师韩小龙两次赴藏,发现北京实验中学发生了很大变化。2014年第一批学生进校,牧民的孩子们把学校“当成放牛场”,几乎没有纪律可言。去年再来,孩子们已经开始对老师点头鞠躬。

  韩小龙觉得,通过教育改变孩子的命运,将为这片土地带来更持久的发展动力。采访中谈及理想,很多学生都希望到内地读大学,然后回西藏教书。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